[一起玩] 為什麼要和孩子玩在一起,有點難?

by @markusspiske on Unsplash (適用年齡:學前到小學中年級) 有別於成人的心理治療多以談話形式進行,在許多兒童的心理評估或治療中,心理師經常使用「遊戲」來作為介入的方式。在衛教時,也會提出鼓勵家長增加與孩子的遊戲時間,來做為情緒、行為改變的舞台。 但我們也經常聽到來自爸爸媽媽的回饋,表示要和孩子玩,是一件比想像中還要困難許多的事情:不是爸媽覺得很無聊(心中一直出現「這真的好玩嗎」的疑問),就是被孩子一直破壞遊戲規則、需要停下來指導的體驗搞得很煩躁。到頭來,雙方都無法好好享受遊戲的快樂成分。 為什麼要和孩子玩在一起,有點難(或是,非常難)?有幾點我們觀察到的現象,提供家長參考,看看是不是自己也在遊戲中無意間成為了快樂殺手。 1. 忽略了孩子的發展水準 各個年齡層的孩子有不同的認知發展水準,家長可能要先對孩子目前的理解、表達程度有大致程度的了解,比較不會不小心犯了這些錯── a. 當孩子只能了解具體概念時,試圖教他玩隱喻、想像的遊戲。 b. 當孩子的理解力只能遵循單一指令時,希望他做出我們講的一連串動作。 c. 當孩子注意力只能聽進短句、簡短指令時,為他解釋要這麼做的前因後果。 在我們希望帶給孩子新玩法時,可以在孩子注意到你的情況下,先快速地自己玩一次,再鼓勵孩子模仿。在孩子親身體驗的狀態下的學習,會比口語的指令更加快速有效。 2. 太重視學習效果 我們都希望能夠做到寓教於樂,但有時候家長會不小心放了太多重心在「教學」。於是爸爸媽媽有可能在遊戲中要求孩子先配對顏色、數數、命名、比大小、學習倫理常規,聽完故事要有自己的心得……。一旦比例太重,原本開心的時間

思念的季節,來陪孩子好好談論死亡

by Matheus Ferrero on Unsplash 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,不免遇到年長親人或寵物的離去。在我們的文化中,親戚朋友的死亡通常是一個相對禁忌而沈重的話題,大人們難免會因為顧慮孩子的心情而選擇淡化或隱瞞,避免正面解釋近距離的「死亡」這件事,或使用旅行、沈睡、回去等等意象來借代。 在這種神祕的狀態下,孩子往往帶著困惑,被動地跟隨著大人進行在他們眼中這些不明所以又非日常的儀式。漸漸地,孩子學到的是有些事情不該多談,睜大了眼看著全家人的忙亂,心裡有著自己的推論,卻可能在不明白死亡的真實意涵下,錯過了和家人一起表達憂傷的機會,或默默期待著逝者的歸來(卡通裡的角色,也是常常「死了」又復活呀),讓日子回到往常那般。 你是否也曾希望,自己能夠在年幼時的某場喪禮時,可以和哪位家人道別?如今,身為大人的你,是否願意陪伴孩子好好認識「死亡」,讓孩子有機會向對方好好說聲再見? 「死亡」可以怎麼談、要談些什麼? 談論死亡的原則是不迴避、不隱瞞,或避免使用一些試圖淡化的語詞來代稱死亡。舉例來說,有些爸爸媽媽會用「阿公只是睡著了」這些話來安撫孩子,但在使用這些語詞時,可能只會讓孩子對「睡著」解讀變得複雜:睡覺是有危險的嗎?萬一睡著了,再也醒不過來怎麼辦? 我們平時就可以直接和孩子談論,但注意需依據孩子目前的理解程度,用他可以明白的語言來解釋死亡,而不用刻意說得太多。如:「當親愛的人已經過世/離去,就是不會再見到他了。」也可以利用繪本故事的內容,讓孩子對未來這些情境做好準備。最重要的是,允許孩子提問,讓他有機會表達自己對死亡的疑惑和焦慮。 若家族中有特定宗教信仰,也可以使用你們熟悉的語言來

聯絡我
【2020 年講座、工作坊等實體課程暫停邀約中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