澄澈而易碎的-《玻璃城堡》電影觀後感(小小好雷)

故事開始於主角在紐約街頭與父母的不期而遇。就在當父母的邋遢模樣與身著華服的自己,正好形成強烈對比時。尷尬、羞愧、憤怒…是我們能從她表情中讀出的訊息。 隨著主角珍奈特的回憶,我們能看到這個家庭曾經的模樣:孩子仰慕著無所不知的父親,支持他所有遙不可及的願望,像小獸一樣全然信任著親獸,靠著彷彿遺傳來的自由眼光認識世界。母親則是始終如一的,像個少女活在自己的浪漫中,遑論「教」,連「養」的功能都難以提供。 當孩子們大到能夠發現「自己照顧自己」並非世界一般運作的方式時,他們也高到足以看得見,曾經被視為天一般無所不能的父親,其實只是個殘破不堪的屋頂,傾斜著勉強立著,隨時都有倒塌的危險。父親無疑是聰明的、曾經充滿光芒的,但這裡是現實,不動手就不會有城堡,更沒有玻璃造的旋轉樓梯。看到如此可憎可鄙的父親,想起過去一次次的失望,即使只是露出一個受傷的表情,都為屋頂添上更多的傷痕,孩子們得要再長高一些,才能體會到父親所在的位置,空氣有多麼稀薄(或是,充滿屎味)、多麼令人喘不過氣。 強烈的失望終成為珍奈特一去不回頭的動力,她拋下曾經全心全意相信著的價值觀,而幾乎是直覺地,奮力著往反方向跑。如此努力,卻在好久以後,才發現這並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。從祖輩到父親,再到自己,代間冥冥之中重複的軌跡,光是意識到就可能成為療癒的契機。 幸好他們之間還擁有星星和打倒怪獸的回憶,那些相當真實而澄澈的情感。正是這些美好的事物讓珍奈特以及身為觀眾的我們,仍然保有對父親的好奇、仍然願意去試著了解,在那些他不好的時候,是怎麼了?同理的了解也是從這裡漸漸發生,因而我們能揣測,在那些他必須負上責任的行為裡,還有多少的身不由己和不亞於

聯絡我
【2020 年講座、工作坊等實體課程暫停邀約中】